吾爱小说

几十年过去了,几桩囧事时常在脑海萦回。

还有一次是你和一位同学去原来高中,看到你拍的水井的位置,又想到我们第一次离的那么近,一晃就时隔经年。

时间不属于我们,小小生意人,阅读永无空闲时间,人如陀螺日夜翻转,直转得头晕目眩,呕心沥血,至死方休!我最不喜欢的是人们用纯净水淘米以及蒸米饭了,再加上淘洗的次数多,小说哪还有营养呢。

老公不由分说就把正想耍滑的妻子拥出门外,反身锁上了门。

这对于黎族年轻一代来说,是一种社会进步的体现。

吾爱小说遇到这样的情况,再多的不满,也得忍住,车票是多少就是多少,小说大家都是这样的,何必为这两块钱闹个不是。

母亲是早有打算的,因为当初住的房子是别人家的。

当物是人非,多年以前的那些悲欢,一经岁月雕琢,成了如今万千感慨。

吾爱小说

我说。

这老乡二字,阅读不出村时,什么也不觉着。

风依旧在吹,依旧带着清冽的寒意,将空气撕割成一页一页的片段,将那些徘徊不去的暧昧和混沌驱散,带着不容置疑的冷静,小说长驱直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