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阅读网

我到信阳去看侄女,上午9点从澧州湘运站乘客车走两湖平原洞庭湖平原和江汉平原到达汉口汽车站时,已是下午2点了。

刘正兵哥哥一字不漏地读完了我十六万字的长篇小说,还写了深刻、全面的评语。

我摇摇头,深表惋惜。

小小说阅读网你们就准备后事吧!他说,微机上没有,阅读就入不了。

小小说阅读网

她弯下腰在小推车里面拨拉着,不时拿出一个鞋跟比划着。

眼角在颤抖,泪水决了堤。

只是,这个街秩序很乱,买卖人按自己的需要摆放,没有类别之分,小说蔬菜、水果、家禽等都混于其中,走道上到处都是泥水。

说来惭愧,我是一个富有理想的人,常怀有不切合实际的梦想:初中时希望自己的文字能变成铅字,将来当作家;高中时又异想天开地想成为居里夫人那样的科学家。

悠扬的钟声回荡在山谷中,身后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僧人那千古不变的诵经念佛声音。